【深度】缺少存在感不重要,王健林只盼着万达体育上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5

  

  (图片来源:全景视觉)

  多年来,王健林不时表露出万达体育的野心。

  2015年11月,他直言,期望带来第一个在体育产业突破百亿美元收入的企业。

  2016年12月,王健林为万达体育制定一个具体目标,“2020年,我们的净利润至少要做到十位数甚至几个十位数,最终的目标是万达体育公司上市,给中国带来一个高价值、拥有持续性盈利前景的优秀公司。”

  尽管营收利润远未触及目标,但万达体育距离上市似乎不远了。

  2019年初的集团年会上,王健林对于万达体育前一年的表现看来相当满意:“体育公司收入88.3亿元,完成年计划的94%,同比增长22.9%。”

  与此同时,王健林还在年会上“钦点”了万达体育公司的任务:“万达体育和传奇影业都要开展资本运作,今年要出成绩。”

  和看上去很美的业绩成绩单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万达体育在并不火热的体育产业都显得很安静,或者直白地说,缺少存在感。而这某种程度上相当符合王健林的规划——成立仅四年的体育公司,最重要的任务,就是IPO之路。

  2019年1月,据路透社报道,万达集团已经向美国证监会(SEC)提交旗下体育部门上市的申请文件,IPO最快将在2019上半年完成,融资金额至多5亿美元,上市资产圈定为盈方体育传媒和世界铁人公司365体育。

  若上市成功,万达体育将成为46号文出台后,第一家在香港或美国上市的中国体育公司。

  2014年10月出台的国务院46号文,带着2025年中国体育产业达到5万亿的美好愿景,吸引了无数资本疯狂切入。短短三四年之后,体育产业破灭了无数泡沫,在豪门中也不算先行者的万达体育,目标直指资本市场,倒是很接近既定目标。

  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,由于存在保密协议,公司员工不能对外谈论IPO相关的内容。看上去,上市事宜已经进入实质阶段。

  一旦成功上市,对于轻资产转型中的万达集团,或处于探索期的本土体育产业而言,都不是一件小事。

  掌控上游资源:95%收入来自海外

  万达大规模布局体育产业的开端,有着偶然因素。

  2015年1月,万达集团宣布出资4500万欧元,购买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20%股份,进入俱乐部董事会。曾10次获得西甲冠军的马竞,影响力仅排在皇马和巴萨之后,这是中国企业首次投资欧洲顶级足球俱乐部。

  彼时,西班牙是万达集团扩张欧洲的重要阵地,外界认为,万达入股马竞是为了赢得信誉和口碑,以帮助当地酒店和地产项目的开发。恰逢马竞资产相对优质,俱乐部更开出“友情价”,这次交易顺理成章。

  随着这项投资失去原有价值,相关部门加强海外投资监管,2018年2月,万达宣布从马竞俱乐部撤资,出售手中全部股份,只保留球场冠名权和部分赞助权益。即便如此,万达没有空手离场,三年过去,这部分股权价值上涨超2000万欧元。

  准确地说,万达正式战略性投资体育产业,从两次大手笔海外并购开始——10.5亿欧元收买瑞士盈方体育68%股份,6.5亿美元并购美国天下铁人三项公司。前者是全球最大的体育媒体制作及转播公司,后者则占有全球铁人三项市场的91%份额。

  随后的资源争夺中,万达继续“买买买”,先后收购拉加代尔体育耐力运动部门、摇滚马拉松母公司CGI,并与国际足联、国际篮联、国际自行车联盟、国际冰联、世界羽联等国际体育组织达成独家战略合作。

  当各大体育公司纷纷追赶赛事版权与原创赛事时,万达体育选择了另一条路径:并购国际体育公司,控制上游资源。

  万达体育成立初期,王健林曾直言不讳,他将体育产业分为三端——A端是体育赛事产权方或国际性组织,B端是A端组织转播权、营销权或品牌赛事的代理企业,C端则是具体的单项赛或俱乐部。

  在他看来,拥有国际赛事产权以及出售转播权的体育产业上游组织,才是真正的赢家。从赚钱的角度来看,A端作为整个体育产业的核心,盈利能力最强。经过层层瓜分,产业下游只领到最后剩下的蛋糕。

  从控股B端巨头盈方体育,到扩大国际足联等A端组织的合作,背靠大树的万达体育迅速向上游靠拢,坐在国际体育市场的游戏桌前。

  以国际足联与万达的战略合作为例,万达体育成为中国首个国际足联顶级赞助商,协议有效期长达15年。这是国际足联最高级别的赞助商,全球只有8个名额,品牌商拥有使用国际足联及其所有赛事进行全球营销的权益,其中包括全球瞩目的世界杯。

  万达体育首席执行官杨恒明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,牵手世界杯带来的效益显而易见——据官方数据,俄罗斯世界杯收看人数创纪录超过600亿人次,万达中英文标识在比赛转播中反复主位出现。

  控制上游版权资本之后,反身又将相关国际赛事权益在国内落地,这是万达体育在中国市场的主要玩法。

  2018年,万达体育在成都落地马拉松世界大满贯预备赛,广州落地国际羽联年终总决赛。加上原有的摇滚马拉松、环广西公路自行车世界巡回赛、国际足球A级赛事中国杯和铁人三项等,万达在中国已经落地7类世界级、中国唯一性体育赛事,间接做成头部赛事IP。

  王健林在年会上强调,要做高门槛的生意,投射在万达体育的身上,就是一些相对固定的年度国际赛事。

  “像今年中国8个城市举办篮球世界杯当然好,可不知多少年才能再来一回。我们的目标是办环广西、马拉松大满贯这类赛事,”王健林说,“体育赛事跟别的产业不同,不是新的值钱,而是越老越值钱,像环法、波士顿马拉松都是百年品牌。”

  不过,处于起步期的中国体育产业尚未成熟,整体市场有待培育,不少被吹上风口的体育公司仍缺少变现能力。手握众多国际顶级资源的万达体育,并不例外。

  王健林在年会上披露,2018年,万达体育收入88.3亿元,95%以上来自海外,本土变现能力显弱,“海外市场非常成熟,每年维持高增长不太可能,世界杯年是重要因素。”

  两大板块上市:盈方是核心武器

  目前,万达体育旗下全资拥有或控股盈方体育传媒、世界铁人公司、万达体育中国公司、成都双遗体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及刚刚收购的永达天恒体育传媒,后三者主要开展国内业务。

  而占据总营收95%的海外业务,大多来自于盈方体育和世界铁人公司,其收入包括赛事报名费、品牌赞助、票务及商品销售和转播版权销售等领域。

  据路透社报道,盈方体育和铁人公司的财务状态健康成熟,万达体育在2019年寻求IPO时,上市资产只圈定为这两大板块——其中,盈方体育,被视为万达体育的核心武器。

  2014年9月,当桥点资本(Bridgepoint)要出售盈方体育传媒集团的消息传来时,负责对外并购的万达投资公司刚成立不久。他们很快嗅到了盈方项目的价值,开启其海外投资史上的首次公开竞标。

  近十年复合增长率达10%、现金流稳定、年收入超8亿欧元,让盈方成为抢手货。与万达一起竞争的全球买家多达11个,包括国际管理集团(IMG)、黑石基金、欧洲最大私募股权基金CVC以及中国复星集团等企业。

  万达体育中国公司销售部总经理吕洋曾对体银商学院表示,在这11家参与竞争的企业当中,标价最高的并非万达。盈方集团之所以选择万达,一个重要原因是看重万达集团在中国文化娱乐市场的影响力。

  与此同时,万达承诺,并购之后盈方的经营管理交给原高管团队,不会过多干涉其中。

  “万达不仅全力支持盈方在全球的拓展计划,更重要的是,他们认同我们的企业目标以及企业文化、认同我们以客户为中心的工作理念,这一切对我们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,”盈方体育传媒集团总裁菲利普·布拉特当时说道。

  整个并购过程中,盈方管理层的声音起到关键作用,他们直接向桥点资本表达与万达合作的意愿。

  2015年2月10日,万达集团正式宣布,牵头三家知名机构及盈方管理层,战胜众多竞争对手,成功并购总部位于瑞士的盈方体育传媒集团100%股权。其中,万达集团控股68.2%,原管理层亦拿出3300万欧元投入到并购之中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14财年,盈方的收入超过8亿欧元,而且已有合同提前锁定未来几年的相当部分业绩。并购完成后,盈方核心管理层全部留任,并与万达集团签订2020年经营目标,即6年内保持两位数增长。

  盈方是全球第二大体育市场营销公司,同时是全球最大的体育媒体制作及转播公司,业务涵盖25个体育项目,在足球和冬季运动领域全球排名第一。

  它手中的权益包括国际足联在26个国家和地区的足球赛事转播独家销售权,其中,2018和2022年两届世界杯的销售权最为值钱。在盈方资源的牵线下,万达顺利拿下俄罗斯世界杯顶级赞助商的合同。

  在SportPro近期发布的一篇专访中,菲利普·布拉特提到,“过去几年,我们都能实现两位数的增速。对于版权持有者,变现令人头疼。10年前,你去广播公司把版权卖掉就完事,现在你要知道如何分割版权,版权卖给谁效益最好,盈方可以做到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盈方旗下拥有冬奥会7家体育协会中的6家经营权,同时,它还手握冬奥会转播权。在万达并购盈方体育三个月后,2015年7月,北京和张家口拿下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。

  业内人士认为,在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城市中,北京和张家口并非具有传统优势的冬季运动市场,之所以能击败挪威的奥斯陆和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,盈方体育的公关关系起到一定作用。

  布拉特透露近几年收入增长率保持在两位数,若按照最低的10%计算,盈方体育的年营收至少从2014年的8亿欧元提升到11.7亿欧元,即人民币约90亿元,占据着万达体育收入的大头。

  体育资本运作:万达转型的一步棋

  从2014年国务院发布46号文至今,国务院及各部委又相继发布多份文件,包括《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》、《进一步促进体育消费的行动计划(2019—2020年)》 等。

  一份份文件的发布,在这片产业蓝海中扬起巨浪,尽管不乏泡沫,但蕴含着强大的推动力。

  2019年初,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7年,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(总产出)为2.2万亿元,增加值为7811亿元。总产出比2016年增长15.7%,增加值增长了20.6%。

  从体育产业内部结构看,体育用品及相关产品制造的总产出和增加值最大,增速分别为12.9%和14.0%。体育服务业保持快速发展势头,增加值在产业中所占比重升至57%,体育竞赛表演活动、体育健身休闲活动增速分别达到39.2%和47.5%。

  面对持续增长的大环境,万达体育有些谨慎。王健林公布,2019年,体育板块的收入目标是85.1亿元,这个数字低于2018年实际收入88.3亿元。在国内收入占比偏低的情况下,万达需要寻求突破。

  据悉,去年万达总共经营16场国际体育赛事,2019年,赛事数量将增添至20场。

  在这个体育小年里,最重磅的赛事是今夏在中国举行的篮球世界杯。万达体育作为国际篮联全球独家商业合作伙伴,是这届世界杯最重要的赞助商之一,这家体育巨头将在家门口迎来大展拳脚的机会。

  另外,女足世界杯将于6月在法国举行,中国队已经获得出线权。万达是本次世界杯唯一的中国合作伙伴及赞助商,这是推广中国女足运动和品牌的好时机。这一年,万达还将借大连一方重回中超联赛。365官网

  在业务层面之外,对于万达体育,2019年最重要的环节无疑是资本运作。

  2017年年会,王健林披露万达体育成立三年实现盈利之后,IPO消息开始此起彼伏。

  最早在2017年12月,万达邀请多家投行探讨万达集团旗下体育资产上市的可能性。包括CVC Capital Partners在内等多家私募基金向万达发出过报价,当时的消息称,这场潜在IPO申请的地点是香港或美国。

  但万达集团认为私募基金报价过低,过去一年,体育资产的上市进程处于搁置状态。

  直至2019年初,万达体育上市计划才有了实质进展。路透社引援知情人士的消息称,万达集团已经为旗下体育部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提交赴美IPO申请。

  此次IPO预计在2019年上半年进行,融资规模在3亿至5亿美元之间。与此前传出的消息一致,万达操作上市的体育资产包括盈方体育和世界铁人公司。

  实际上,从全局考虑,体育资产上市是万达集团转型的一步重要棋子。

  为了降低高企的债务和风险,万达集团从2017年开始大规模出售资产,战略上逐渐从地产商向服务业及轻资产转型。

  刚刚过去的2018年,“卖卖卖”依然是万达的关键词,出售的项目包括酒店、文旅、电影、金融、百货以及海外地产和俱乐部等。通过一系列的股权和资产售卖,万达获得合同收入827亿元,已收回现金627亿元。

  目前,包括体育板块在内的文化产业已经成为万达第一大产业,房地产收入占比则不到四分之一。未来三年,万达的目标依然是完成轻资产转型,持续降低企业负债。

  “万达集团要在2018年基础上,2019年力争有息负债再降8%至10%,到2020年底将万达有息负债降至绝对安全水平,”王健林说道。

  在此背景下,王健林正在全力开拓融资之路。他在年会上表365官网示,除了万达体育之外,传奇影业今年同样要开展资本运作,以配合集团的轻资产战略。但万达没有公开传奇影业近年的财务数据,上市计划亦未有披露。

  相较之下,体育资产赴美上市事宜已经明确。万达体育被寄望于为集团“输血”,降低债务杠杆,配合万达回归A股。(罗盈盈/文)


365体育 365体育 365官网